王作鵬:回鄉種玫瑰,一年賣出3000萬

   轉載 發布時間:2017-07-15 12:06:00   來源:CCTV7   內容舉報
【導讀】

本視頻由CCTV提供

  [致富經]老爸給的500萬不買房 偏要花花世界 20170712

  父親給他500萬元,讓他在上海安家,可他卻偏要回鄉種玫瑰。同行只收上午的玫瑰,他卻有本事把下午的玫瑰也賣出高價,為了搶收他們爭分奪秒。請游客免費游玩,免費摘花帶走,他花錢賺吆喝,到底為了什么?靠著玫瑰花,一年賣出3000萬元,成為行業領軍人物,看80后海歸小伙兒,如何后來居上,賺取花樣財富?

王作鵬:回鄉種玫瑰,一年賣出3000萬

  “我是我們這個西部玫瑰谷的負責人,大家叫我小王就好。”“王玫瑰,王玫瑰,叫你王玫瑰。”“可以,這個名字我喜歡,王玫瑰,叫我玫瑰王更好。”

  這個自稱“玫瑰王”的小伙兒,就是我們節目的主人公王作鵬,記者去采訪時,他正忙著請游客到他的基地觀光,不但不收門票,還可以免費采摘玫瑰花帶走,一天時間就有1000多人來到這里,王作鵬這么做到底是為什么呢?

  “小心帶刺的玫瑰,別扎著自己了。”“采的(是)野玫瑰。有野玫瑰采那就更好了。記住路邊的(野玫瑰)千萬不要采 。”“路邊的(野玫瑰)從來不采。”

  平均一位游客會采摘2斤玫瑰花帶走,市場價值近30元,一天1000多人就是將近3萬元,不光如此,王作鵬還設置了一個摘花比賽,準備了豐厚的獎品要送給游客。

  “看誰采摘得最多,我們公司拿出價值2000元錢的產品來。一二三名怎么分,就是看大家采摘的數量。我們只給20分鐘時間,20分鐘,就現有的這塊地。”

  采摘時間20分鐘,然后把每個人摘的花進行稱重,重量多的3個人,可以獲得價值2000元的獎品。玫瑰好看花難摘,一不小心就會被刺扎到,但是為了獎品。大家也顧不了那么多了。比賽進行到15分鐘的時候,意外突然發生了。

  “來,我幫你。”(下雨了怎么辦 王總)“ 下雨了我們馬上結束。”“游客朋友們,我們再有五分鐘的采摘時間。”

  比賽正在進行的時候 ,天空突然下起雨來,大家不得不轉移到附近的涼亭躲雨。

  比賽中止了,但游客們卻并沒有覺得掃興。

  “不遺憾。”“也挺開心的。”“意外的驚喜。””下雨了,大家開心不開心?”“ 開心,有一種情深深雨蒙蒙的感覺。”

  雨后花地里都是泥,地面濕滑不能繼續采摘,王作鵬決定提前結束比賽,就以現在大家摘到的花來進行比拼。

王作鵬:回鄉種玫瑰,一年賣出3000萬

  “稱來了。”“2斤3兩,等一會,一個一個來。”

  經過挨個稱重,比賽結果出來了。

  “下面我們對一二三等獎進行頒發,一等獎是化妝品一套,我現在頒發給我們的一等獎獲得者。我已經看了,這個不錯,達到了我們摘花的要求。”

  王作鵬為什么自掏腰包,請游客免費玩、免費摘花?他告訴記者,其實他并不是賠本賺吆喝,這個舉動和他的玫瑰財富有著重要關系。現在他的玫瑰種植面積達到5000畝,2016年企業一年的銷售額超過3000萬元,之所以會干上這一行,還要從一件讓他感傷的事情說起。

  這是王作鵬2005年在日本留學的照片,學習的是商務企劃專業,2009年王作鵬大學畢業回國。王作鵬的父親王兆遠,是甘肅省永登縣很有名氣的企業家,從事建材生意資產過億。父親想讓王作鵬回老家接手家里的建材生意,但是王作鵬拒絕了,他選擇到上海一家企業當起了白領。

王作鵬:回鄉種玫瑰,一年賣出3000萬

  當初的想法就是沒有想著再回來,就想在上海(發展)。上海畢竟是人們向往的地方 ,能夠(在那里)立足的話是非常理想的。我覺著我這個產業不能干到七十歲,女兒們都出嫁了,他不干(難道)叫我干。

  王作鵬不愿意接班,這讓父親很惱火,但是也拿兒子沒有辦法。2010年,父親準備了500萬元,想給王作鵬讓他在上海買房安家。讓父親沒有想到的是,王作鵬卻突然提出房子他不買了,他要辭職回老家。

  “我挺吃驚挺高興,剛開始(的時候)叫他(回來)他都不回來。”

  父親只高興了半截,王作鵬接下來的話讓父親很失望,王作鵬說他回鄉不是要接父親建材生意的班,而是要另起爐灶去種玫瑰花。

  “你不是說要給我500萬讓我在上海去買房嗎,我說現在這個房(子)我也不買了

  你就把錢給我,我來做這個事情。”

  王作鵬從玫瑰花上看到了什么商機,之后又是怎樣收獲千萬財富的呢?

  2010年6月初,王作鵬開車回老家,他發現公路兩旁都是老鄉種的玫瑰花,但是地面上也落了厚厚一層花瓣。

  “(看到)鮮花枯萎的枯萎了、凋謝的凋謝了,非常的心痛,(我)和周邊采花的花農了解了一下(原因),他們也是眼睛濕潤地說,因為花價不好,沒人去采摘。”

  當時玫瑰花的行情走低,鮮花只能賣到5元錢一斤,而行情好的年份能賣到15元錢一斤,有的農戶請不起工人采摘,只好任由鮮花凋落在地,這個場面讓從小在這里長大的王作鵬眼眶濕潤了。

  (看到)這種場景的確是很心痛的,因為農民一年到頭,他(種)的鮮花變不了現

王作鵬:回鄉種玫瑰,一年賣出3000萬

  ,他們的生活也沒有保障,非常非常心痛。

  永登縣是玫瑰之鄉,玫瑰花是很多老百姓的飯碗,王作鵬萌生了一個心愿,如果能把玫瑰賣出去,既保住了老鄉的飯碗,自己也能施展拳腳干出一番事業。他向父親提出,要用500萬元買房款去投資。

  “(就當給他)交學費,你能做你就看著做去。”

  父親雖然把錢打給了王作鵬,但并沒有對他抱什么希望,大學畢業剛一年多,又從來沒做過農業,王作鵬哪來的自信能把玫瑰花賣出去呢?2011年初,王作鵬承包了1000畝地開始種玫瑰花。當時他對種花一竅不通,他請來當地有經驗的花農到基地打工,跟著他們邊干邊學,晚上干脆就住在基地里,一個多月才回家一次。

王作鵬:回鄉種玫瑰,一年賣出3000萬

  “電話也不打 ,微信也不回 ,人也見不著,我感覺我就是有個假老公。”

  2012年6月,王作鵬的玫瑰到了豐產期,他一邊帶著工人采摘自己的玫瑰,一邊面向花農敞開收購。玫瑰采摘的時間,每年就是6月初的10天,為了在這10天里,讓花朵都能順利采下加工,王作鵬和農戶們爭分奪秒地摘花。

  中午沒時間吃飯,饅頭就是大家的午餐。

  沒吃早飯,(6點過來到現在11點半都沒吃早飯)?現在才吃上一口。

  在永登縣大家種的都是這種苦水玫瑰,苦水玫瑰花朵小、花瓣少,像這樣還沒有綻開的花蕾,摘下來曬干,可以做成玫瑰花茶;這樣盛開的玫瑰花可以摘下來,加工成玫瑰精油和玫瑰花水,當地加工企業生產的主要就是這三種產品,王作鵬也一樣。當地同行有些都干了近30年,王作鵬一個新手沒有客戶,產品也沒有特點,賣起來很困難,2012年一年銷售額才200多萬元,連投資成本都沒收回來。

  “父母、親人他們給予的關心太多太多了,帶動的這些農戶,你說(如果)失敗了,玫瑰地里的玫瑰花去哪里,的確是失敗不起的”

王作鵬:回鄉種玫瑰,一年賣出3000萬

  銷售問題讓王作鵬吃不下睡不香,原本不看好他種花的朋友也勸說,不行就轉手別干了。

  “他(就算)不掙錢,他一輩子都能過下去,不要說他一輩子,就連他兒子一輩子都能過下去。

  原本父親要給自己買房的500萬元已經花完了,如果就此放棄自己一手鋪下的玫瑰產業,王作鵬不甘心,但是往前走,出路又在哪里呢?

  誰也沒有想到,之后王作鵬的事業開始出現轉機,2015年,他的銷售額猛增到了1500萬元,王作鵬是怎么做到的呢?

  永登縣加工玫瑰的大小企業有70多家,王作鵬通過走訪發現,同行做的產品很集中,主要是玫瑰精油、玫瑰純露、玫瑰花茶老三樣,花醬很少有人做。

王作鵬:回鄉種玫瑰,一年賣出3000萬

  當地有農戶做點玫瑰花醬,自己家里吃或送朋友,也有人作坊式生產點花醬,在當地的菜市場賣,但因為沒有生產許可證,產量也很低,當地沒有人看好玫瑰花醬這款產品。

  “因為玫瑰醬做起來很麻煩,賺的錢也不多,所以我們就沒做。”

  “玫瑰花醬我是考慮過,考慮過要做,但覺得(玫瑰花醬)附加值太低 了。(當時)在整個永登縣做玫瑰產業這塊,玫瑰花醬算是一個空白區域,沒有一個正規的廠家來做玫瑰花醬。”

  同行不愿意做玫瑰花醬,但王作鵬卻偏偏看好了這個商機。

  “因為我們公司在剛開始的時候和他們其他公司一樣,都是以玫瑰精油、玫瑰花水、玫瑰花蕾做主打產品的。我們11年(公司)成立之后,11年生產、12年生產,生產之后我們覺得我們沒有優勢,因為其它的公司都是一些老公司,一直做玫瑰精油、玫瑰花水的(公司)他們都是有一定的老客戶,在合作中已經有很融洽的關系,我們要在里面分出一杯羹的話比較難,后來我們和我們公司的領導就最終決定上了玫瑰花醬”

  王作鵬決定規模生產花醬,作為自己的主打產品,他軟磨硬泡,又向父親要了200萬元。2013年他辦理了花醬生產的相關證照,購置設備、建起了生產線。

  首先,要把采摘回來的鮮花放置5-6個小時

  之后,把花放到流水線上揀選,把花瓣和花托分離。

[1] [2] 下一頁

文章: 王作鵬:回鄉種玫瑰,一年賣出3000萬
   
 
相關資訊
 
相關圖文
 
圖文熱點
 

 
相關欄目
為您推薦

欄目推薦

王作鵬:回鄉種玫瑰,一年賣出3000萬

藕田套養小龍蝦養殖模式

袁澤洲種臍橙憑什么賣出高價錢?

自動智能汽車車衣投資2萬元就能起步

這些隱藏在身邊的冷門暴利行業 生意門檻不是很高你也可以

職業秒殺族的生財之道

 
 
幸运飞艇在线精准计划